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古仙奇缘之淫魔转生](06-07)作者:剑羽
[古仙奇缘之淫魔转生](06-07)作者:剑羽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8567
 

             《第六章魔神传承》
 
  王风和欧阳修一起离开茶楼,一出到门口,就有一堆官兵围了上来。
 
  「有谁生事?」
 
  一位身穿官服的兵长站出来说。
 
  茶楼的掌柜急步走上前,说:「人都走了啦,怎么现在才来?」
 
  「你当我们是白吃啊,我们自然有其他事做,现在没事就好。」
 
  兵长瞥了一眼欧阳修,之后迅速离去。
 
  王风自觉京城的治安也不太好似的,为何会有流氓生事呢?那些闹事的人敢 在天子脚下动手,不知有何依仗。
 
  「欧阳兄,你这就要去哪?」
 
  王风对欧阳修说,后者思考一会,应道:「我有要事做,恕不久陪。」 
  说完就转身向西街走去。
 
  「真是贵人事忙啊。」
 
  王风看时间尚早,也不急着回客栈,便到市内閒逛,顺道问人皇宫怎去。 
  皇宫位于城北,佔地极广,远远看去,亭台楼阁,金凋玉砌,气象万千,不 愧为皇帝的居所。
 
  王风只能去到南宫门前,就被守卫拦截下来,不准靠近。
 
  王风深感富贵的好处,昔时苦读圣贤书,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做大官,住豪宅, 虽比不上帝王之家,可也能富甲一方。
 
  现在他身负血海深仇,再也不能走平静的路,读书不是一条好出路,他要实 力,强大的战力,足以和各大门派高手决一胜负的战力!修仙之途,离成功之日 遥遥无期,他怕等到他修练成功之日,仇恨早就烟消云散。
 
  所以,他急着要实力,唯一的希望,就是遥远的西方,那裡有一种强大的气 息,深深地呼唤着他前去,他不知道前方有甚么东西等着自己,可是,停下来就 会感到徬徨,茫茫人生,倍觉孤寂。
 
  离开南宫门,在城裡逛了半天,感觉不到有趣之处,便返回客栈。
 
  回到客栈的房间,不见洛瞳的影踪,不知她又跑到哪儿去玩。
 
  王风坐到床上,盘膝起来,又再修练。
 
  入夜,房门被推开,洛瞳笑着走进来,坐在桌前,斟了杯水喝。
 
  「妳回来啦?」
 
  王风睁开双眼,望向洛瞳。
 
  「嗯,你又修练啦?」
 
  王风没有回答这问题,他道:「明天我们就离开京城。」
 
  洛瞳像玩不够似的抱怨道:「这么快要走,京城的有钱人真多耶,我还想留 多一会啦。」
 
  王风本想问京城有钱人多与她有甚么相干,但转念想到她的盗帅养父,就马 上气乐了。
 
  「真是十分同情京城的有钱人啊!」
 
  王风深裡这样想。
 
  「妳不喜欢的话,可以自己留下来,我不勉强妳。」
 
  王风直白地说。
 
  洛瞳心中暗自苦恼,究竟还跟不跟着王风这个人好呢?这个人十足个大闷蛋, 和他一起不会有甚么趣事发生啦。
 
  可是,离开他又会孤单一人,好不容易结识到位好朋友,她不想就这样捨他 而去,她知道他也很寂寞的。
 
  气氛沉鬱,鸦雀无声,良久,洛瞳才道:「我要跟着你。」
 
  「为甚么?」
 
  王风好奇地问。
 
  「因为……」
 
  洛瞳不知怎样回答。
 
  又陷入寂静之中,可是气氛有点暧昧,二人互相对视,因为有同样的身世, 彼此间都清楚孤儿是怎么样的一回事,由怜生爱,不知不觉地,二人关係好像不 只是朋友这么简单了。
 
  「你的脸为甚么这样红呢?」
 
  洛瞳问。
 
  「妳也不是吗?」
 
  「我那有……」
 
  二人马上转过脸来,望向其他地方。
 
  忽然,洛瞳好奇地问:「对妳来说,我重要么?」
 
  王风望向窗外,天空繁星点点,他道:「重要。」
 
  洛瞳心中暖洋洋的,原来自己对他来说也很重要啊。
 
  「妳是我的妹妹。」
 
  王风补了句。
 
  「啥?」
 
  洛瞳不禁有些失望。
 
  王风合上双眼,继续修练。
 
  洛瞳则走到床上躺下,她心中有种酸熘熘的感觉。
 
  第二天,二人清早就离开京城,向着西方出发。
 
  走了一个月,王风和洛瞳来到了一处山脉前,前方那片天空乌云密佈,偶有 紫电闪烁,而且,那山脉一片死气沉沉,勾起洛瞳一些记忆。
 
  「风哥哥,你就是要去那儿?」
 
  「嗯。」
 
  王风能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在呼唤自己的灵魂。
 
  「这片山脉好像叫亡灵山脉,据说古时曾经有一位惊世大人物葬身于此,从 此这裡得了凶名,没人敢靠近,我养父说,他知道山脉中有奇珍异宝,可也不敢 动它的主意,这是一片大凶之地。」
 
  「妳留下来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洛瞳搂着王风的手臂,坚决道:「我也要进去。」
 
  「我不能确定可以保护你啊。」
 
  「你能说点好话吗?」
 
  「不怕就去吧。」
 
  二人一起进入亡灵山脉,愈接近山脉,四周的空气愈是压抑,直到走到一片 焦土的地方,这裡树木都枯了,真的是一块不毛之地。
 
  接着,四周响起一些低沉的鬼哭之声,令人头皮发麻,毛髮皆悚。
 
  再往前走,二人直接看见亡灵飘盪,阴风阵阵,鬼影幢幢。
 
  「哗,妈啊,我好怕呀。」
 
  洛瞳失声大叫,直躲在王风身后。
 
  王风的胸口处有股幽幽的气息散发出来,他从衣襟中取出那颗鬼泪的血色珠 子,气息就是从它散发出来的。
 
  当有幽魂接近二人,都会被鬼泪的气息驱走,王风想不到这珠子还可以驱鬼 呢。
 
  「很厉害耶,这是甚么东西?」
 
  洛瞳两眼乾瞪着王风手中的珠子,很想立刻就抢过来似的。
 
  「鬼泪,是幽月教教主给我的。」
 
  「嘿嘿嘿,连鬼都怕了这东西。」
 
  「走吧,加快脚步离开这儿。」
 
  二人加速前进,过了两个时辰,终于走出了亡灵飘盪的范围。
 
  这是一片山谷之中,前方有一道金色大铁门,门前坐着一个人,不,应该说 是一隻鬼。
 
  这鬼散发着强大的幽冥之气,身体若隐若现,当王风和洛瞳走到这地时,他 站了起来,迎上二人。
 
  「速速离开此地,否则杀无赦!」
 
  鬼音淼淼,带着无匹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慄。
 
  「我有要事必得进去那道门,还请通容一下。」
 
  这鬼用凌厉的目光扫向二人,在王风身上定留了一会,发现他身上好像有种 特殊气质,心中暗疑,这人身上散发出阵阵灵气,可是手中却拿着妖邪之物,究 竟他是何许人呢?他有点测不透。
 
  「速速离去!」
 
  这鬼怒吼着。
 
  王风试图以手中的鬼泪对抗,的确是让他有些忌惮,但却不能让他屈服。 
  此时,鬼泪散发出强大的红色妖气,妖气慢慢变成一把气剑!王风手执此气 剑,准是要和鬼大打一场。
 
  「尔等小辈,竟敢犯我!找死!」
 
  那鬼震怒非常,就要冲上前攻击王风。
 
  鬼以手对剑,一掌呼啸而过,一道绿芒射向王风,后者以剑挡格。
 
  鬼又变掌为爪,一爪爪向王风,王风举剑抗之,交手之间,阴风阵阵,鬼气 迫人,洛瞳紧贴着王风,不敢离开半步。
 
  一时间一人一鬼僵持不下,鬼见攻击王风不果,便转攻向洛瞳,后者吓得不 轻,左闪右避,王风奋力护之。
 
  随着时间推移,王风开始有点疲累,而鬼则愈战愈勇,毫无疲态!「吼!今 天这裡又会多两隻亡魂了!」
 
  鬼奋力一击,挥动右手,一爪成刀,重重刮下。
 
  王风一个失神,中招飞出老远,胸口被割开一大口子,可是没有受伤,只是 感觉彷彿被人剐了一刀那么痛。
 
  「风哥哥!」
 
  洛瞳大惊,喊了出来,马上跑去看王风。
 
  鬼一击得手,马上追击,他飞到王风身前,抢先洛瞳到步,准备最后一击。 
  「咦?这是……」
 
  鬼从王风裂开的衣服中看见他的左胸上有一个金色符纹闪烁,马上停止攻击, 用心一看,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鬼马上跪下来,向王风叩拜道:「僕人严天柱恭迎主人到来!」
 
  王风和走过来的洛瞳都大感诧异,这句话是甚么意思?主人?三人坐下来交 谈良久,终于知道这裡究竟是甚么地方,藏着甚么珍宝。
 
  这裡其实是仙界一魔神的长眠之地,这魔神在仙界叱吒风魂,乃一方霸主, 本来无人能撄其锋,可惜天意弄人,被人出卖,中了敌人陷阱,身受重伤,逃落 人界,最后长眠于此。
 
  「主人临终前说过,他必重返这裡,叫我在这儿等他,今日我终于等到了!」 
  严天柱慷慨激昂地道。
 
  「我就是那个魔神的转世?」
 
  王风还是有点难以置信的说。
 
  「是的,你身上的符纹是最好的证据。」
 
  王风摸着身上的那个细小符纹,这符纹打从他出生就有,有时会发出闪闪金 光,他还以为是甚么诅咒之类的东西呢。
 
  「那我可以进入那道门之中吗?感觉有种亲切的气息在呼唤我似的。」 
  「当然可以,主人生前有东西留给你呢,你应该会喜欢的。」
 
  「好羡慕风哥哥耶。」
 
  洛瞳轻叹地道。
 
  三人来到那道金色的大铁门前,严天柱对铁门结了个手印,打出一道绿光射 到门上,接着大门徐徐打开,一种万古苍桑的气息扑面而至,似是经历无数岁月。 
  二人一鬼走进大门后,大门随即关闭。
 
  穿过大门后,王风来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有银河星宇,五光十色,非常绚 烂。
 
  「哗,好美的地方耶。」
 
  洛瞳抢先四周逛了一片,这片空间很大,王风怕她迷路,开口叫道:「别乱 走。」
 
  「放心,这裡其实很易找的,主人请跟我来。」
 
  王风跟着严天柱,来到一个房间前。
 
  「主人请进去,僕人在此恭候。」
 
  王风推门而入,内裡不是很大,只有一个石台,台上盘膝坐着一个男人,这 就是梦中所见的那个男人。
 
  看见前世的自己,王风感觉到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是一种深入灵魂的印记。 
  这男人一头紫髮垂落,样貌英美,只是有点妖邪之感。
 
  王风慢步走向他,伸出右手慢慢地抚摸他的髮丝,他能感觉到他充满悲屈的 心情。
 
  想必他临死前也很不甘心,被人出卖,那人想必又是他的至友,甚至至亲, 曾经的信任,变成背叛,可想而知有多痛心。
 
  当王风摸到他的脸颊时,他的双眼彷彿流下一滴眼泪!「安息吧!」
 
  「轰!」
 
  此言一出,他的尸身突然化为斋粉,点点幽幽蓝光闪耀,慢慢地聚拢在王风 身边。
 
  「这是……」
 
  蓝光发出强大的力量,是魔神的力量。
 
  点点蓝光没入王风身体内,这时,王风的脑海浮现出前世的记忆……魔神传 承!一个时辰后,王风步出房间,他身上产生重大改变,魔神传承让他产生质的 脱变,就如换了个人似的。
 
  此时,洛瞳抱着一大包金银珠宝从远方走来,她心满意足地道:「这次发了! 魔神的财宝啊!哈哈哈哈。」
 
  王风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女子真的是活宝。
 
  「风哥哥,咦?你好像有甚么不同了。」
 
  「对,我真的不同了。」
 
  王风伸出手来,轻抚着洛瞳的髮丝,然后,他一把拉她到怀中,低头就是一 吻!洛瞳睁大了眼,不敢置信,昔日腼腆的风哥哥,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胆大包天? 「咚!」
 
  洛瞳的包伏重重掉地。
 
  一旁的严天柱看见这场面,一脸笑意的说:「果真是主人的风范啊。」 
  吻久,唇分。
 
  洛瞳脸红耳热,喘气嘘嘘,而王风则脸不红气不喘,二人互相望着对方,然 后洛瞳柔声说:「风哥哥,你是……」
 
  王风把她搂得更紧,轻声地说:「从前我不懂爱妳,现在不会这样了,好好 当我的妻子吧。」
 
  洛瞳心儿乱跳,这坦荡荡的表白,怎么看都好像有点怪怪的。
 
  「恭喜主人,恭喜少夫人。」
 
  「啥咪少夫人哩,我说要嫁吗?」
 
  「不准淘气。」
 
  不知怎地,王风说的话好像有无形的说服力和权柄,洛瞳顿时乖下来,满心 乐意。
 
  二人离开这裡,返回外界,而严天柱则留在这空间内。
 
  一出到外面,王风和洛瞳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有种彷如隔世般的感觉。 
  王风心意一动,右手一招,金色大铁门瞬间缩小,慢慢化成姆指般大小落在 他手心上。
 
  「好神奇耶。」
 
  洛瞳兴致勃勃地从王风手中抢过来看,后者由得她观赏。
 
  「走,回去了。」
 
  「嗯。」
 
             《第七章圣女踪迹》
 
  王风和洛瞳一路风尘僕僕,返回京城,他变卖一些魔神的财宝,弄得些钱, 于是便在京城买一块地,开始请人建造府第。
 
  他曾经的梦想就是在京城买一块地,和养父养母一起生活,可是现在他俩都 不在了,王风只希望二人泉下有知,看见王风飞黄腾达,应该死也暝目了吧。 
  这段时间,王风和洛瞳住在客栈中,城中的富商都知道有人在京城买了一大 块地,正建造府第,他们都想知道是谁这么有钱,是暴发户?还是名门望族?一 时间,商界的才子一个个四出打听,知道王风的住址,立即想见其卢山真面目。 
  这日子以来,王风住的客栈外有不少探子徘徊,各方面都注意着王风。 
  王风则把他们当作閒人,没有心情勾搭上,他也不想太出名。
 
  待新居建好,王风就和洛瞳搬进去,开始新婚生活,当然,王风和洛瞳还未 满十八岁,没有资格成婚,只是二人私定终身,互称夫妻罢了。
 
  可是,得到魔神传承后的王风,心性产生巨变,性慾变得旺盛,那来等得及 成婚。
 
  在客栈中,二人已经初嚐禁果了,破处之夜,惊天动地,洛瞳一心以为男女 欢好之事是很美妙,谁知王风像发狂的野牛般,横冲直撞,弄得她死去活来,莫 说甚么享受,简直要了她小命。
 
  只是,王风现在修练前世记忆中的武功,其中有一套武功就是令男女交欢之 时更加快乐的,奇淫无比,被玩过的女人无不俯首称臣,千依百顺,贴贴服服地 侍候左右。
 
  洛瞳现在已经深深地爱上王风,更加喜欢床上的他,他简直就是床上一条龙。 
  这段日子,洛瞳被操上不下百次,夜夜笙歌,快乐无比。
 
  是夜,王风又在操着洛瞳,二人男上女下,肌肤紧贴,洛瞳虽然已被开发, 可是还是很敏感,每次交欢都像新婚之初般,刺激又温馨。
 
  「小瞳,我操得妳爽吗?」
 
  王风调情地道。
 
  「爽……嗯嗯……呀……」
 
  「想不想以后都被我操?」
 
  「呀嗯嗯……想……很想……嗯嗯呀呀……天天做……夜夜做……都不会厌 ……风哥哥好厉害……嗯呀呀……」
 
  洛瞳双手紧紧环抱着王风的颈,二人对望了一会,又情深地互吻,脸颊、耳 朵、嘴……一一吻过。
 
  这时王风变了姿势,他躺下来,扶起洛瞳,来个女上男下,洛瞳主动地摆动 腰,动作灵活,随着摆动,一双肉峰也上下晃动,乳浪惊人,王风伸手把玩一番, 手感一流,心想:「这妮子的胸脯又大了些,将来不知会不会像那个人一样大呢?」
 
  想及此,又忆起前世的情人,一个活色生香的倩影出现脑海之中。
 
  雪倩……想着想着,胯下之枪又脤大几分,撑得洛瞳「哇哇」直叫。
 
  「天杀的,隔壁那对奸夫淫妇不要这么大声!」
 
  「天啊,我睡不着了!」
 
  「去死吧,晚晚这么吵人。」
 
  咒骂声此起彼落,客栈的住客都怨气甚大,这一个月来,每晚都受着欢愉声 滋扰,还让不让人安宁啊?「噢呀呀!到了……风哥哥……我……丢了……」 
  洛瞳使劲地摆动腰,肉肉相碰,发出「啪啪」之声,好不诱人。
 
  随着洛瞳步入高潮,王风也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他还没玩够呢,可是,如果 只顾满足自己,洛瞳很快就会被他操死的,所以,王风做爱从来都是享受,而不 是折磨。
 
  疯狂过后,终于还给人们一丝安宁,王风和洛瞳相拥入睡,幸福无比。 
  又过了半个月,王家的府第终于完工,这天,王风到新居指挥工人搬进傢俬。 
  「小心点。」
 
  王风朗声道。
 
  清点完每件傢俬,给了工钱,王风和洛瞳都很满意新居,于是就搬了进去。 
  这时还没请僕人,白天家门常开,晚上才关上。
 
  邻近的富商们都一一来拜访,明面是来恭贺,实质是来窥探虚实,看看这家 人的底细。
 
  当知道王风无父无母,只和洛瞳二人一起住,一个个感到诧异,此人不是名 门望族,年纪又如此轻,如何赚那么多钱呢?于是便有人调查王风的出身。 
  李府内,李老爷正细听一名探子回报。
 
  「主人,经我调查所知,那王风出身寒微,是农村长大,后来全村被邪教的 人杀害,死剩他一人,从此他离开阳亭县,四处漂泊,后来认识到洛姑娘,那洛 姑娘的出身也很低俗,她的养父就是大名鼎鼎的盗帅孙千岁。」
 
  「这就奇怪了,他们那来这么多钱呢?即使是孙千岁出钱,也不可能这么阔 绰吧。」
 
  「难道二人发现了甚么宝藏?」
 
  「嗯……很有可能是。」
 
  「听说王风变卖过一些古董金器,每样都价值连城。」
 
  李老爷拍了拍桌子,站起来道:「这就对啦,一切谜题都解开了,可恶的小 子,他到底从哪裡得到宝藏呢?要是能分一杯羹就好了。」
 
  「老爷,要动手吗?」
 
  「嗯,看他年纪轻轻,应该不会武功,派几个打手过去就可以了。」
 
  「令命!」
 
  这时的王风还不知道自己的豪宅变成祸根,他仍快快乐乐地生活中,日子过 得非常惬意。
 
  某一晚,月色皎洁,寒风凛冽,黑夜之中有几道迅快的身影穿过王家大宅, 为数共有七人,一个个动作敏捷,无声无息地进入王风的房间三米范围。 
  「喔嗯嗯……风哥哥……好棒……风哥哥……最好……呀呀嗯嗯……」 
  房间内,传来洛瞳的淫声浪语,几名黑衣人静悄悄地接近,忽然,房间内静 默无声,几名黑衣人警剔地推开房门。
 
  「吱呀……」
 
  门发出声音来,除此以外,异常宁静。
 
  首先两面埋伏的人做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进入。
 
  黑衣人进入房间不久,就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哎呀呀!」
 
  「呜哇!」
 
  门口把关的两名黑衣人交互了个眼色,李老爷说过这府第的主人是个少年, 并没有武功高手在,何以进入房中的人会发出惨叫声呢?「进来吧。」
 
  房间内传出王风的声音。
 
  黑衣人见事败,立即逃跑。
 
  这时王风才穿着一件内衣步出来。
 
  「看来我惊动了这城的人了,有钱果然麻烦。」
 
  这时洛瞳已经穿回衣服,她也走出来看,并道:「风哥哥,怎么处置那几个 黑衣人?」
 
  「将他们全部绑起,待明日我自会审问他们。」
 
  「嗯。」
 
  逃回去的两名黑衣人迅速回到主子那儿,李老爷一直在书房等待消息,没有 睡着。
 
  「老爷。」
 
  看见只有二人回来,李老爷心知事败了。
 
  「人呢?」
 
  「我们失败了。」
 
  「怎么会失败的?」
 
  「可能对方会武功。」
 
  「怎么可能?他没有拜师啊。」
 
  这一层谁也说不出原因,只能怪调查不足,那少年肯定有师父!李老爷在房 中来回踱步,他正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现在已经打草惊蛇,再派人去的话已 难善了,要不请高手出动?李老爷意想不到区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会如此难缠, 原本打算活捉他回来,威胁他说出宝藏的秘密,现在计划泡汤了。
 
  彻夜难眠啊,现在还结下仇怨,怎能好过呢?翌日,早晨,王风一早起来, 走到柴房,看看那五名被绑的黑衣人。
 
  「早晨。」
 
  王风气定神閒地说。
 
  「求求你,不要杀我们。」
 
  不知谁先开口,王风心感庆幸,这些人怕死!「老实说出是谁指使你们来夜 袭我,我就放过你们。」
 
  「我说!」
 
  一位脸容瘦削的男人抢着道。
 
  「说。」
 
  「是李家老爷李文通。」
 
  「原来是李家的人做的……」
 
  「可以放过我们吧。」
 
  「放过你们也可……嘿嘿嘿,不过,要帮我做一件事。」
 
  「甚么事,我们一定会照做的。」
 
  「帮我将我会武功的消息散佈出去。」
 
  王风已经打定主意,要不隐藏实力,要不公诸于世,这是震慑,唯有这样才 能令心怀不轨的人打消坏主意,但这么一做,好可能会引来更强大的敌人,不过 王风早已有心理准备,现在的他,身怀魔神传承,记忆中仙界的武功即使只能修 练到皮毛,在人界也是能傲视一方的了,只要不碰上真正的高手,应该问题不大。 
  于是王风放走他们其中一人。
 
  「怎么了,不是放走我们吗?」
 
  其他人异口同声问。
 
  「我不会这么蠢,一次过放走你们还会有人替我散佈消息吗?你们求神拜佛 走了那人会帮我,不然,嘿嘿,你们等死吧。」
 
  此言一出,他们暗暗心惊,王风也不能确定是否能成功,只能赌彩数了。 
  之后,王风去找洛瞳,告诉她现在要小心,他怕敌人会向洛瞳下手,毕竟洛 瞳不会武功。
 
  最安全的做法,还是教她武功吧,于是王风开始传授武功给洛瞳。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当王风释放第三个黑衣人时,他会武功的消息终于在江 湖上流传,王风顿时安心不小。
 
  放走了所有人后,王风开始加紧修练,同时也督促洛瞳练武。
 
  冬去春来,时间眨眼之间流逝。
 
  王风活得非常写意,可是,他没有忘记报仇,以现在他的实力,要去挑战各 大门派根本是痴心妄想,最稳妥的做法就是建立自己的势力!王风想起垂死老头, 也想起幽月教,虽然现在幽月教四分五裂,声势大不如前,教众被江湖人士追杀,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能集结各方人马,重整教坛,将来与各大名门正派起 冲突时也能奋力一拼。
 
  有见及此,王风很想找回四名幽月教的圣女,有了圣女坐阵和帮忙,重整教 坛也较轻鬆,单凭他一已之力,要重建废教,谈何容易呢?曾经,有消息指圣女 在京城,不知孰真孰假。
 
  近来,这消息又再传开,有人说圣女在城中的名妓馆雨烟楼中当妓女,其貌 美若天仙云云,床上功夫更是一绝,迷倒不少男人。
 
  这消息为雨烟楼带来不少生意,有些人认为这是宣传技俩,不足以相信,正 派人士也嗤之以鼻,圣女不在雨烟楼他们故然不会去这种地方,即使圣女真的在 这种地方,他们也不会去,这会败坏门派名声。
 
  可是,还是有些无名之辈会去一睹圣女风采,甚至,有些正派人士也乔装打 扮乱入去,只是不敢和妓女行那档子的事罢了。
 
  总而言之,圣女在不在雨烟楼,王风也想到雨烟楼一窥名妓风采。
 
  「甚么!你要去雨烟楼这种地方?」
 
  王风告诉洛瞳他要去烟花之地寻找圣女,后者听见马上变了面色。
 
  「只是去寻找圣女罢了。」
 
  「你又不修练月阳神功,为甚么要去找圣女?再者,即使你修练月阳神功, 也有我在,用不着去找圣女啊。」
 
  「好好,我认,我是去嫖妓。」
 
  「你们这些男人就是贪得无厌,有了妻子还不够,就是喜欢拈花惹草。」 
  王风坦言道:「也没法啊,我性慾强嘛,如果要尽发洩性慾,我恐怕会操死 妳啊,小瞳啊,我是爱护妳啊,妳对我来说是好宝贝,我珍而重之,而外面的女 人,我把她们当作发洩性慾的工具罢了,妳不用吃醋啊,我对妳才是真的。」 
  「油嘴滑舌。」
 
  洛瞳似嗔还笑地说。
 
  王风搂住洛瞳撒娇似地道:「妳爱不爱我?」
 
  「当然爱啦,傻猪。」
 
  「爱我就不要让我憋死。」
 
  洛瞳思考一会,咬一咬牙道:「让你去也可以。」
 
  王风立时笑开花了,道:「谢谢瞳儿。」
 
  「我还没说完呢,你去也可以,但要带我一起去。」
 
  王风讶异地说:「难道妳打算女扮男装?可是妳的胸脯这么大……」
 
  「谁说要女扮男装,我不可以大模斯样进去吗?」
 
  「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0更新.
    Processed in: 0.0468 second(s), 8 queries 1.74 mb Me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