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拘束猫](08)作者:NOOO
[拘束猫](08)作者:NOOO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6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救援
   「你——」
 
  依言听到最后一条消息后,立刻明白了大李的恶意。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故意 等女孩将全部长针扎入自己体内后,再逼迫她不得不去战斗。
 
  少女在性的方面不怎么符合伦理道德,但是她在其他方面却是个不折不扣的 好孩子。就像当初有很多善良群众从汽车残骸中救出女孩一样,女孩也不会放弃 任何一个需要救援的人。更何况对女孩来说,落雪老师是这一年里除了菲菲父女 外最关心自己的人了,哪怕雪姐很可能只是出于教师的职责,但的的确确给女孩 带来了一些温暖。
 
  女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忍受住全身传来的刺痛,问道:
 
  「你知道绑架的地点吧,条件是什么?」
 
  男人看到女孩居然在这时候反而能恢复理性,眼里倒是漏出一丝赞赏,把早 就准备好的回答说了出来:
 
  「我这里当然有,不过要等你穿上那套全身的玩意之后才会告诉你。而且别 想着告诉你那位亲爱的叔叔哦,我不介意再卖给异法会的人一条消息。」 
  依言知道大李一早就做好了计划,根本不会给自己漏洞可循,索性放弃了争 论。悉悉索索的把衣服穿好,就用一扭一拐的姿势打算出门。
 
  「唉,看在朋友一场上,我开车送你回家吧,记得穿戴好了到楼后那片花园 找我。」
 
  这时候已经由不得依言任性了,女孩默默的点了点头,就和男人一起离开了 出租房。
 
     ***    ***    ***    ***
 
  夜色底下,柔弱的女孩身穿全套拘束服,跌跌撞撞的躲避着行人。
 
  依言从未有过刚出发就这么狼狈的经历,虽然昏迷的两个小时让她的身体得 到了一些休息,可是数量众多的细碎针头还是留在女孩的体内。让少女的每一个 动作都给自己带来新的痛苦。呻吟的声音不经意间就从口枷的缝隙流出。 
  「呃呜——」
 
  双乳由于没有束缚倒还好一些,只是随着身体跳动时会传来针刺的疼痛。但 下体就难以忍受了,振动棒对阴道的按摩完全没有以往带来的快感,只有被搅动 的细针带来无尽的撕裂和刺痛。而状态最糟糕的还是阴蒂,刚刚被刺穿的小豆豆 现在又被过紧的拘束衣压迫着,女孩每次迈步都如同给自己施加刑罚一般。 
  依言只能尽量减少自己的动作,她沿着一座楼房的三楼窗台跳跃前行,然后 轻轻一跃,尾巴勾住路灯。
 
  哒——
 
  女孩像羽毛一样落在公交车顶,只发出了很小的声响。她一般不会用这种冒 险的方式行进,但今晚必须给自己留出保存体力的时间。
 
     ***    ***    ***    ***
 
  落雪能猜的到自己为什么被绑架,普通的绑匪是不会如此针对一个身在异乡 的单身女士。自己的姓氏终究还是带来了麻烦,只是还不知道绑匪们知道多少实 情,又想要什么。
 
  落雪被麻绳绑在一张椅子上,绑匪们在问话前支起了一台摄像机,这让落雪 非常紧张,担心这些人会不会录制一些胁迫视频。好在他们并没有对年轻教师动 用暴力,不过很明显他们的忍耐也快到极限了。
 
  「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我们有弟兄看见过你和市医院的院长交谈,你还 敢说和落氏没关系?」
 
  「我认识院长是因为他老人家给我治过病。如果我真是落氏的人,为什么不 直接在落氏药业工作,偏偏要跑到这里来呢?」落雪还在试图争辩。
 
  落氏药业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药业公司之一,而在一些传言中,落氏完全可 以去掉「之一」的头衔。据说落氏药业在给各国的富豪们秘密提供一些超乎想象 的产品,这些地下的财富和人脉关系甚至可以控制几个贫困国家。
 
  落雪之前和依言在医院相遇的时候,身边的老人就是市医院的院长。再加上 她又有着这么一个不常见的姓氏,会被有心人当成落氏家族的内部人员也是难免 的。只是她的身份信息不明的情况下,很难想象会有人想要绑架她,就算是索要 赎金也应该先摸清根底吧。
 
  「别生气,孩子,万知之主会为我们指引方向的。」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对 刚才辱骂落雪的年轻人说了一些神神叨叨的话语。
 
  落雪虽然不明白这些人到底胡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起码能确认这些人并不 想过早的诉诸武力,总归是放心一些。
 
  矮胖男人这时接到了一通电话,他看起来非常尊重电话那头的人,一直点头 称是。过了一会儿,矮胖男人把电话放下,对着落雪说:
 
  「万知之主已经给出了指示,孩子,你不要再隐瞒了,我们不但知道你是落 氏的人,而且你还是落氏的高层人士。」矮胖男人停了一下,想了想怎么措辞, 继续说道:「我们并不需要钱,只是我们的首领希望可以和你的家族进行一笔交 易。」
 
  落雪不清楚面前的男人到底是知道什么,还是仅仅要诈她一下。但既然这些 人不想通过正常途径,而是私人关系联系,那么想要的就只能是药业生产的那些 特殊制品了。
 
  而站在落雪面前的矮胖男人也很焦急,他清楚电话那一头给出的信息一定不 会错,眼前的年轻女士在落氏肯定有重要的身份,但是他又没有更有实质性的证 据。前几天天拓物流被警方扫荡一空的时候,连对于异法会来说极为重要的货物 都被搞丢了,会里的安排一下被彻底打乱。自己的计划如果能够成功,肯定是个 进入上层的机会,但把希望都压在这个真相不明的年轻女人身上,也是极大的赌 博行为。
 
  「好吧,我以前是落氏的旁系。但我早就从家里脱离出来,才会一个人到U 市来教书的,你现在想通过我联系落氏药业的人根本不可能。」落雪还在尽力混 淆对方的情报,反正她是不相信什么万知之主之类的东西。
 
  哐!
 
  一声巨响后,突然房间里的所有灯光都熄灭了。落雪被这一下吓了一跳,绑 匪们也混乱起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停电了?快去外面看看。」
 
  绑匪们因为一开始就打算放掉落雪方便做生意。所以并没有选择对于异法会 来说很重要的地盘,而是找了一栋居民楼内的临时落脚点。但麻烦也在于没办法 派人看护整栋楼房。
 
  两三个绑匪离开了,剩下的人中有几个掏出了手电之类的照明设备。灯光在 屋里混乱的照射着,光与影交织成了一片阴森的舞台。
 
  啪!啪!啪!
 
  「啊——」
 
  落雪的耳边传来了男人的惨叫声,她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确 定是有人来找绑匪们麻烦了。
 
  噗通——
 
  一个男人倒在了落雪的旁边,手里的刀子滑倒她的脚底。落雪用力向旁边倒 了下去。右臂嘭的一声直接撞击地面,让她嘴里不由的闷哼出来。年轻女老师赶 紧带着背后的椅子一起在地上转动,想要把刀子拿到手里。面前的人影乱哄哄的 来回跑动喊叫,根本没人注意到她。
 
  这时候落雪看到了预想之外的场面——隐隐约约中似乎有个赤裸身体的少女 身影,少女用绳索勾住一个强壮的男人,以男人为支柱跳起一支奇诡的舞蹈。 
  女孩的膝盖命中奔跑过来的绑匪腹部,绑匪立刻捂着肚子趴倒,她又借着反 冲之力弹到下一个暴徒身边,半蹲身子绊倒面前的暴徒。身后的绳索一缩,拉着 女孩和强壮男人对换身位,一个瘦弱的家伙被强壮男人直接撞飞,强壮男人自己 也稳不住脚步,踉跄两步摔到在地上。
 
  然而从喘息声中可以知道女孩也并不轻松,偶尔女孩用力过后会发出一声痛 苦的呻吟,也不知是不是受了伤。
 
  落雪被绑在椅子后的手摸到了地上的刀子,赶紧小心翼翼的将绑住手腕的绳 索割断了。但她还是不敢乱动,眼前的场面实在是太过混乱,又超乎常理。 
  嘭——
 
  落雪刚挣脱绳索,就被一个男人压倒在地,正是之前审问落雪的矮胖男人。 这个家伙知道自己不擅长打斗,但现在捣乱的人八成是冲着解救女教师来的,所 以先拿着手电摸索过来。
 
  男人抖抖擞擞的拿出一把水果小刀,顶在落雪的脖子上,大吼一声:
 
  「给我住手!否则我杀了她!」
 
  矮胖男人说话的时候其实也心里没底,万一落雪真是有什么重要身份,他也 承受不起落氏的压力。但眼下的问题还是要优先解决,对方一点都不像政府官方 的人员,谁知道会不会下什么黑手。
 
  依言由于一直要分神忍受着身体里的折磨,刚刚没能把足够精力放在保护落 雪身上,让矮胖男人抓了个空子。但她现在的状态可不是能和人谈条件的情况, 所以女孩也没有停留在原地,而是转身隐入阴影之中。
 
  矮胖男人想要借着月光看清周围情况,于是拉着落雪走到了窗边,屋内这时 已经变的乱七八糟,有几个倒地的男人发出呻吟声,但毕竟绑匪人数不少,剩下 七八个人集中在一起,小心观察着四周。
 
  阴影之中的依言在口枷边露出一丝笑容,唰的一声脚下发力,直接冲向了矮 胖男人。临到男人身边,女孩左腿伸出,鞋跟刺穿了男人持刀的手腕。但身体的 冲力并没有被止住。
 
  哗啦——
 
  「啊——救命啊!」
 
  矮胖男人、落雪和依言一起撞破玻璃,从窗口飞了出去,屋里剩下的人根本 没来得及反应。矮胖子在空中胡乱挥舞着双手,却被依言一脚踢在腰间,又从楼 下一间窗户飞回了楼房,屋里正在努力造人的一对小夫妇被吓了一跳。
 
  落雪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迷茫了两秒之后就要扯开嗓子喊救命,却被裸 身的少女抓住了手臂。女孩侧转半身,用背后锁住的左手抓住落雪,尾巴早已经 勾到一台空调外挂机。
 
  哐当——
 
  「呜——」
 
  两人下落的冲击力量直接把空调拉掉了。依言的手腕受力,差点被拉脱臼, 肛塞也把双倍的重量都传达给女孩的菊花,让女孩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但女 孩还是立刻反应过来,第二次将尾巴缠到墙上的保护网,总算止住了两人的坠落 之势。
 
  由于受力点是肛塞,两人停住后依言变成了头下脚上的姿势。落雪抓到救命 稻草后,慌张之中两手环抱住女孩的细腰,双腿却盘在女孩的脖子上。依言没想 到轻松解决了对手,却差点被老师的大腿给夹到窒息,赶紧晃动身子发出呜呜呜 的声音提醒。
 
  「啊——对不起对不起。」
 
  落雪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干什么,赶紧松开双腿。依言慢慢放长尾巴,让落 雪安全着地,年轻的女士立刻瘫倒在地。今天的事情对于落雪来说实在是太过刺 激,刚刚发生的一切虚假的就像是梦一样。
 
  依言不知道老师是不是受了什么伤,半蹲下身子示意落雪趴在自己背上。落 雪这时候才看清女孩的装束,赤裸的白嫩皮肤和众多的拘束玩具让刚20出头的女 教师也羞红了脸,脑子还没清醒过来的落雪就这样被依言背了起来。
 
  「落雨?」
 
  年轻女教师突然问了一声,但她很快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妹妹现在重担在 身,怎么可能来到这种地方。但这个女孩真的和妹妹很像,不止是年龄相似,就 是受虐和露出的癖好都很像,难怪落雪会将两人搞混。
 
  依言没理解落雪的意思,但反正也不能回应,就继续背起老师向回家的路上 走去,随着时间推移,女孩已经可以慢慢适应体内的碎针影响。但振动棒这时又 开始工作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依言一边发出呻吟一边开始行动。落雪听到了振动棒的嗡嗡嗡声,觉得自己 已经明白正在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说什么。
 
     ***    ***    ***    ***
 
  落雪和女生们的关系相当好,过生日的时候还叫了学生到家里来一起庆祝打 闹,所以依言也知道落雪家在哪里。来到老师的家门前,依言将落雪放到地上, 转身打算离开,女孩有点害怕被老师认出真身。
 
  但是落雪却一把抓住了依言的胳膊,说:
 
  「进来坐坐吧,我想感谢你一下。」
 
  依言有点摸不清头脑,自己现在连口茶都喝不了怎么被感谢。但她又不可能 对老师使用暴力,只好顺着落雪的意思进了屋。
 
  落雪拉着全身拘束的女孩之间进了自己的卧室,将女孩推倒到床上,这时她 感到自己的整个脸都烧红起来,伸手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如果是和妹妹一样的 人的话,应该也会喜欢被人服侍吧?落雪的脑子已经有些混乱,她甚至不敢想明 白自己到底是要感谢恩人,还是借此回忆自己的亲人。
 
  依言没想到过和女性进行如此亲近的行为,何况还是在自己被众多性虐玩具 玩弄着身上所有敏感地带的时候,而对象是自己敬爱的老师。她身体僵硬的躺在 床上,只有小腿耷拉在床边,女孩听到落雪将衣物脱光。
 
  坦率的说,依言的身材虽然已经开始有了诱人的资本,但始终还是略显一些 青涩。而落雪的裸体如果让男性看到,绝对可以立刻激发起兽性。23岁的年轻 身体正处在巅峰状态,胸前的白兔一手都抓不过来,向下到了腰肢却陡然收缩, 两条长腿结实饱满。落雪虽然一个人住,但是生活习惯保持的非常好,每天放学 后除了批改作业外也不忘锻炼身体。
 
  落雪跨坐在依言的双腿上,伏下上半身,轻轻抚摸起依言的脸庞。依言的眼 罩被马具型束口具压在下面,束口具的皮带内还穿有不锈钢丝,避免被人扯掉。 虽然女孩的脸庞被眼罩遮住了将近一半,但从周围微微发红的皮肤,还是可以看 出女孩刚刚痛哭过一场。
 
  落雪以为是依言对自己施过虐,伸出舌头舔了舔女孩的泪痕,沿着脸颊向下 亲吻到依言的修长脖颈。粗大的振动器在依言的喉咙里肆虐,让女孩的嗓子都被 顶的突起颤抖。落雪吻在凸起之上,舌尖轻轻划过。依言胀痛的脖子突然感到有 点痒痒,这从未体验的感受让她感到更加兴奋。
 
  落雪两只手抚摸着依言的腰肢,一只向上挑逗起女孩的乳房,一只向下拨开 了女孩胯下的皮带。落雪左手揉捏着依言的乳房,食指时不时拨弄起峰顶。右手 食指和无名指插入女孩的大阴唇下面,抚摸起女孩阴道的入口,中指一下下顶着 按摩棒。
 
  女人比男人更了解女人的身体,落雪的每一个动作都极大的激发着依言的欲 望。然而年轻女性并不知道女孩的状态,依言体内的细针正在随着落雪的动作折 磨着自己。每一次乳房被揉搓,每一次乳头被拨动,每一次阴道口被摩擦,每一 次小穴被插入,都让早先进入体内的刑具活跃起来。
 
  「呃呃呃呜——」
 
  依言的嘴边吐露出欲望和痛苦混合的呻吟。落雪双手给她带来的快感强烈又 迅速,让女孩扭动起身体。落雪看到女孩的反应,认为已经到了合适的时候,右 手抓住依言阴道里的振动棒,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
 
  「呜呜呜——」
 
  依言阴道被细针撕扯着带来阵阵刺痛,和落雪带来的温柔刺激一起将女孩推 上了一阵阵的高潮。落雪看到依言的下体剧烈抽动,上半身猛地顶起,知道女孩 到达了顶点,伸出拇指按住了女孩的阴蒂快速揉搓了起来。
 
  「呜嗯嗯嗯嗯嗯嗯——」
 
  落雪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给依言带来了多么严重的刺激,女孩的阴蒂刚刚 被刺穿,还有十多根碎针散落在体内,这下简直如同被人用小刀来回切割一样。 剧痛令女孩的眼泪止不住从眼罩后流出,口中的惨叫被振动棒压在喉咙中。 
  落雪却只觉得女孩的高潮反应有些剧烈,并没有减缓手上的动作。一直到依 言耗干体力,回落到床上用力吸着冷气才停手。床单都已经被依言的汗水打湿。 
  虽然刚刚经历了非同寻常的高潮,但依言仍旧很快起身准备离开,她担心自 己再承受一次之后连回家的力气都没有了。落雪看到女孩的去意已决,也没再挽 留,只是轻轻在女孩的脸边亲吻了一下。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3更新.
    Processed in: 0.0312 second(s), 8 queries 1.7 mb Mem On.